父亲去世儿子无法继承房产北京一中院解决“我就是我”问题

央广网北京12月20日消息(记者孙莹 见习记者马欢)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今天(20日)下午,北京的小张终于可以依据法院的判决,继承父亲生前与镇政府签订协议取得的房屋征收补偿安置的房子。2015年12月小张的父亲去世后,小张跑村委会、派出所、公证处,甚至到法院打官司,只为证明一件事:“我是我父亲唯一合法继承人。”

小张的父亲在2012年6月,作为被征收人与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办公室和龙泉镇人民政府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2015年5月又签订了补充协议,2015年6月26日父亲完成了选房,但是在当年的12月7日死亡。小张以父亲唯一合法继承人的身份去领房屋的钥匙,被要求出具相关的证明。

小张告诉记者,“跑的单位挺多的,村里开证明,户籍所在地派出所开证明,公证处也去了,公证处说只是按硬性的条文走,条文上有的东西能给你确定,条文上没有的东西不能给你确定。父亲没遗嘱,一下就给否了。”

小张无奈,将房屋征收办和镇政府起诉到了法院,请求法院判令两被告履行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及补充协议,向他交付房屋并以他自己的名义领取钥匙。他向法院提交关于他全部家庭关系情况的证明,证明小张的祖父祖母、母亲均早于他的父亲死亡,小张的哥哥也已去世,未婚无子女。但是一审法院认为这些证据不能证明他是唯一合法继承人,驳回了他的诉求,他上诉到北京一中院。“请求法院判决我是我父亲唯一继承人,再让龙泉镇把我父亲房子的钥匙发还给我。”

龙泉镇政府的代理律师认为,一审法院判决没有错。“本案的上诉人提供的证据排除不了其他的可能性,当然这种情况不一定出现在上诉人身上,但是不能排除现实生活中他的父亲、哥哥在婚姻之内没有其他继承人,不能排除没有非婚生子女。”

龙泉镇政府之所以不发钥匙给小张,就是怕以后再有人来主张权益。“如果没有一份判决,我们作为政府发放拆迁补偿利益是没有依据的,因为我是和他父亲、和他哥哥签的,我应该发放给他父亲和他哥哥,他又去世了,我就发放不了,我一定要发放给他(小张)的话,我们又没办法审查其他人会不会站出来主张这个权利,所以我的发放是没有依据的。”

北京一中院经过审理,撤销了一审判决,支持了小张的诉求。二审法院在判决中为一旦出现的新情况如何处理作了明确,审判长赵锋说:“但是如果事后出现新的证据能够证明张某某尚存在其他法定继承人,该法定继承人亦有权向上诉人主张涉案房屋的相关权利,有权要求与上诉人共同分割该部分利益。”

听到判决,小张说很满意,“这一路走来非常不容易,感谢法院,感谢法官。”

对于行政协议纠纷,分阶段解决问题,是北京一中院在审判实践中新的探索,审判长赵锋表示,“我们就是想阶段性的,不能说因为一个疑点解决不了,这个案子就不处理了。我们能解决一部分先解决一部分,后续来了之后我们再解决,这样对当事人来说兼顾效率和公平。行政协议的案件到现在为止存在很大争议,最高法司法解释还没有出台,这种情况下法官审案实际是摸着石头过河,司法解释出台前,这个案件可能为我的同行提供一个参考。”

  正高级教师、特级教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全国先进工作者、河南省第十届党代会代表
校园动态
通知公告
领学资料
Copyright © 郑州七中 校址:郑州市金水路25号(初中部) 联系电话:0371-86091766 E-mail:zz7z@163.com
              郑州市三全路中段(高中部) 联系电话:0371-65828916 E-mail:zz7zgzb@163.com 豫ICP备10019805号-1